DEDEYUAN.COM演示站

时间:2018-12-12 00:43  编辑:admin

接受采访的朱利安·阿桑奇!!!!!阿桑奇这个名字据说是来自“阿桑”,或“桑先生”,是一位中国移民的名字,十八世纪初,曾在靠近澳大利亚海岸的星期四岛上定居过。其后裔后来搬到了澳大利亚本土。为了寻找耕地,19世纪中叶,阿桑奇母亲的祖先从苏格兰和爱尔兰来到澳大利亚。阿桑奇半开玩笑地说,他怀疑自己的流浪倾向来自家族遗传。

童年在不停搬家中度过

阿桑奇于1971年出生在澳大利亚北部的汤什维尔市。但更确切地说,他出生在一个不断搬迁的混乱家境当中。满周岁后不久,他的

母亲(本文中化名克莱尔)与一位

戏剧导演结婚,两人合作了一些小制作。他们经常搬家。到阿桑奇14岁的时候,这家人已经搬家37次,这使得他无法接受到连贯的教育。

阿桑奇8岁时,克莱尔离开了她的丈夫,开始和一位音乐家交往,并和他生下了一个男孩。据她说,那位音乐家后来变得十分暴虐,于是他们就分开了。随后,阿桑奇同母异父弟弟的抚养权之争爆发了。克莱尔感觉到威胁,害怕那位音乐家夺走她的儿子。于是阿桑奇从11岁到16岁期间,就跟着她东躲西藏。

逃亡中,克莱尔曾在一家电子产品商店的对面租了间房子。阿桑奇常到那家店里的一台“科莫多尔64”型电脑上编程。后来克莱尔搬到一个更便宜的地方,省下钱来为他买下了那台电脑。阿桑奇很快就学会了如何破解常用的应用程序, 并且在程序中发现了开发人员当初留下的隐藏信息。

成为超级黑客被政府判罪

16岁时,阿桑奇得到一个调制解调器,从此他的计算机被转化成一个门户。当时是1987年,互联网站还不存在。但计算机网络和电信系统已经有了充分联接,形成了一个隐秘的电子领域,正好可以供好奇而技术精湛的青少年肆意驰骋。阿桑奇自称“门达克斯”,这个名字来自古罗马诗人贺拉斯所说的“高尚的伪装”。他逐渐有了一定声誉,被称为“能闯进最安全网络的高级程序员”。阿桑奇同两名黑客组成了一个名叫“跨国颠覆”的小组,他们曾闯入欧洲和北美的计算机系统,包括属于国防部和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网络。

“跨国颠覆”的成员们意识到政府对他们的活动感兴趣,这一认识令探索数字空间变得更为刺激。

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已对这一小组人展开了调查,称为“天气行动”。

而这些黑客在设法监视着调查的进展。

《地下》一书这样描述阿桑奇

对有可能被捕的担心:“门达克斯总是梦到警察突击搜查。他曾梦到过在鹅卵石车道上的脚步声,梦到过在黎明前黑暗中的憧憧身影,梦到过凌晨五点,踢开他家后门冲进来的持枪特警。”到10月,他陷入了一种糟糕的状态,29日晚警察上门时,他把自己的电话接到音响上,一直在听电话的忙音。当晚11点半,肯·戴伊敲开了他的房门,并跟他说:“我想你已在等着我来了吧。”阿桑奇被控31项与黑客有关的犯罪行为。政府花了三年多的时间,才把阿桑奇和其他“跨国颠覆”分子的案件提交给法庭。阿桑奇深信,只是“参观一下”的黑客行为属于没有受害者的犯罪,他打算反击针对自己的指控。但小组其他成员却决定与政府合作。最终,他对25项指控认罪,其他6项指控被撤销。阿桑奇受到的唯一惩罚,是支付给澳大利亚政府一小笔赔偿金。

!!思想蜕变催生“维基解密”

此后,阿桑奇做着好几份工作,他甚至当计算机安全顾问来挣钱,还进入墨尔本大学学习物理。

他原以为试图解开宇宙的秘密规律,会给自己带来智力刺激和黑客冲动。但事实并非如此。

他逐渐意识到,人类最关键的斗争是个体与机构之争。阿桑奇认为,当一个政权内部的沟通线路被破坏,那些阴谋家之间的信息交流便注定会缩小,而当这种交流趋近于零的时候,阴谋就会瓦解。泄密是信息战的一个工具。

这些想法不久便催生出了“维基解密”网站。2006年期间,阿桑奇把自己关在大学附近的一所房子里开始了工作。他在厨房里放了一张床,以提供食宿作为交换,邀请 经过校园的背包客们帮忙建网站。

按目前的运作方式,该网站主要设在瑞典一家名为PRQ.se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的空间上,这家提供商能够承受法律部门的压力和网络攻击,并坚决保护其客户的匿名性。阿桑奇说,提交的资料会首先被送到PRQ.se上面的网站,然后被传到比利时的“维基解密”服务器,然后再传到“另一个在法律方面比较友善的国家”。在那里它们将从“终端机”上被删除,并储存到其他地方。这些机器由一些极端保密的工程师们在维护着,这些人是“维基解密”的资深骨干。即使阿桑奇和其他“维基解密”的公开成员也“无法接触到系统中的某些部分,这既是保护他们,也是保护我们的一项措施”。这整条渠道以及通过它所传输的资料都是加密的。此外,“维基解密”的计算机每时每刻都在这些通道上传送着数十万份假文档,来掩护那些真正的文件。

标签:

hg0088